兩天後的早晨,

家智穿著學校制服,手上拎著書包走在大街上,

沒有到學校盡學生應有的權利與義務,

他來到了台北車站附近的一家麥當勞,

走上二樓,

二樓空間很大,也擠滿了許多正在享用「營養早餐」的人潮,

你一口我一口,香味四溢。


家智走向靠窗的座位,一名正在喝著剛出爐玉米濃湯,

穿戴黑色毛帽,下巴留片鬍渣的男子。




「嗨!藤田先生!」

家智坐在這名叫做藤田的男子對座,打了招呼,

藤田嘴裡含著剛送進嘴裡的湯,點頭微笑回應,

隨即將玉米濃湯的蓋子蓋上,怕裡頭剩下一半的湯著了涼。

藤田從他的背包裡拿出了一件全新的綠色條紋襯衫。

「吶!你要買的新款綠條紋衫,你套套看SIZE合不合。」

藤田將襯衫遞給了家智,家智取走襯衫後,就將之放在旁邊座位上,

別說是試穿了,就連瞧都沒仔細瞧一眼,

他的雙眼目光從頭到尾都落在藤田身上。




「藤田先生,我有案子要委託你。」

家智盯著藤田,語氣堅定。


「嗯?」

藤田微微抬頭看著家智,

一直看著,不發一語,

臉上沒任何表情,

似乎在家智的臉上洞悉些什麼....


「呵呵!」

突然,藤田微笑。


「怎麼?上次才委託殺了你老爸,這次又想送哪個倒楣鬼上西天啦?」

藤田小聲說著,右手手指托在下巴下方不停磨搓鬍渣,



家智沒有直接給予口頭回應,

他打開書包,取出一張照片以及A4紙----龍的照片與相關資料,

遞到藤田眼前,藤田停止玩鬍的舉動,取走照片看了一眼....




藤田嚇傻了。




『哇操他媽的!!!這傢伙不是龍嗎!!!!!!!!!!』

藤田在內心裡大聲么喝,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過臉上依然沒有露出半絲情緒變化,只是專注地打量照片裡的龍-------當然是演給家智看,

當了殺手仲介這麼多年,還是頭一遭被客人委託送自己「同事」歸西。



「呵呵,還是個眉清目秀的年輕小伙子呀,這傢伙跟你有什麼仇?」

藤田真的很好奇,因為他知道龍平時獨來獨往居多,

為人也算低調,真不知道他到底幹了什麼好事要讓眼前這傢伙買他的命。



「抱歉,我不太想講。」

家智想起兩天前的屈辱,不免在口氣上掺了些火藥味。


這兩天,家智不斷地尋找龍的照片及資料,

他先從阿諾的無名相簿連到阿寬的相簿,

又從阿寬的無名好友連結連往芷涵的相簿,並在裡頭找到友誼賽時龍的照片,

最後,他花了筆小錢從某位龍的貪財同學那,

取得他們班的通訊錄,裡頭同時擁有龍與芷涵的住處地址資料,

一舉兩得。



「我希望可以愈快動手愈好,價你儘管出!對了,上次幹掉我爸那個殺手『龍』好像就挺不錯的,

我看這次就一樣請他出手吧!」





『..........................你是要龍拿著狙擊槍舉槍自盡嗎?』

藤田差點噗滋笑出,

嘴角及眼角不時偷偷抽搐,抖動,

雙方沉默了一會兒後....





















「好!就交給我辦吧!」

藤田爽快答應了。


「這小子的命,我看就一口價300萬吧!」

藤田將龍的照片及資料收進他的包包。


「好!我等等就去匯錢給你!」

家智一想到龍即將消失在這世上,

如此的喜悅大概足以讓他連續三天作夢時也會發笑。


「OK....咦,抱歉,我接個手機。」

藤田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側著臉講電話,

對白只有四句,

「嗯」、「沒問題」、「不會」、「待會見」

隨即掛上。



「呵,怎麼?客戶打來呀?」


「嗯啊,等等又要趕場了。」

藤田微笑,收起手機。


「是你網拍的客戶?還是想雇殺手的客戶?」

家智好奇的追問。


「哈,這我可就不曉得了,你也知道,我一向不在『電話中』談殺人生意的。」


「對厚,不過到底是為什麼?怕被監聽?」


「嗯....也是原因之一呵呵。」


「真是的,害我必須在兩天前打給你假裝跟你買衣服,再約出來面交,好麻煩。」

家智小小抱怨了一番。


「多一層保障嘛。」

藤田打開玉米濃湯蓋子,繼續享用,

而家智則起身,拿起那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拿來穿的襯衫。


「那我先走了,等你好消息。」


「沒問題。」


藤田目送家智離開麥當勞,

嘴裡喝著濃湯,

心中則若有所思....









晚上七點,

台北市上閤屋旗艦店,

石諥華正與幾位政商名流一同共進晚餐,談笑風生,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

石諥華禮貌性微笑離席。



進了洗手間,

裡頭空無一人,

石諥華佇立在洗手台前,

對著鏡子稍稍整理自己的衣領、領帶,



「這麼急著找我,有事?」

石諥華看著鏡子裡從自己身後出現的藤田。


「是啊。」

藤田打開石旁邊洗手台的水龍頭,洗了洗手。


「我今天接了一個很有趣的單。」

藤田拿下毛帽,用濕漉漉的雙手當成梳子梳理頭髮。


「有趣?是有人碰巧的要出錢買我們其中一人的命嗎?」


「噗!媽的!居然馬上給你猜中,不好玩!」

藤田苦笑,原本期待著石諥華不知會說出什麼更有趣的答案,失望。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更有趣的單了。」


「呵呵,說的也是。」


「是要誰的命?我嗎?」

石面無表情的繼續整理服裝。


「不是你,是龍。」

藤田莞爾。



石的手在領帶上停了下來,眉頭微皺。



「龍?」


「對。」



石些許沉默。



「嗯,那你接下這單子了嗎?」

石繼續打理他的儀容。


「我已經接囉。」


「那你說看看,你為什麼要接這個殺『自己人』的單?」


「..............」

被這麼一問,藤田有些驚惶,皺起眉頭看著石諥華。


「別害怕,我只是想了解你在這次事件的判斷。」


「喔喔!」

藤田鬆了口氣,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事。


「這單子嘛!當然是先接下來再說!萬一不接,那委託人肯定會再去找其他殺手,

雖然龍身手不差,但底下的殺手有八九成都是搞暗殺的,防不勝防啊!所以,我

就先接下囉,爭取時間,然後趕緊找你商討此事。」

藤田將毛帽戴上。


「很好的判斷。」



藤田聽到石這麼說,不禁暗爽。



「有委託人的照片嗎?」

石看著藤田。


「喔喔!有!」

藤田從口袋拿出手機,按了幾下,然後遞給石諥華,

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正是家智,時間地點則是今天早上的麥當勞。



「嘿嘿!這可是我今天與他會面時,假裝講手機,故意把手機背後的鏡頭

朝向他偷拍的!哈哈哈!」

藤田自以為很聰明,得意地笑開。


「對了,而且這小子就是前幾天出錢殺他老爸的傢伙,

真他媽的閒錢一多,看到人不爽就想殺。」

藤田笑著補上一句。


「他跟龍有什麼過節嗎?」

石盯著螢幕。


「這....他沒說耶。」


「嗯,這照片今晚寄到我信箱。」

石將手機還給藤田。


「咦咦咦?寄給你?」

藤田接過手機,臉上寫著大問號。


「有什麼問題嗎?」

石盯著藤田。


「啊...那個...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應該是要找人把這不知好歹的小鬼除掉,

保住龍的安全吧?」


「沒錯。」


「既然如此...那依照以往慣例,我把照片帶回家裡製成『攝影世界』給殺手不就得了,

還是...你要這照片有其他用意。」


「我打算把這傢伙交給龍解決,晚點直接把照片交給龍。」


「咦?????直接交給....」


「我想了解一下龍跟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恩怨,況且,我跟龍也很久沒好好聊聊,

所以,這次照片我就順手直接交給龍,你也就不必那麼麻煩作『攝影世界』了。」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


「晚上十二點時記得去幫我接龍過來我別墅。」


「嗯,沒問題。」





五小時後,

藤田開著他心愛的黑色賓士,

載著龍奔馳在仰德大道上。


車子裡的搖滾樂放得很大聲,

再配上藤田嘴裡那不成調的口哨,

無非是最擾人的噪音。

龍則靜靜地在後座,看著窗外那些不斷向後方消失的路燈。


另一方面

石諥華在別墅裡準備好了美酒,甜點,

等待他們兩人的到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ko1203 的頭像
sinko1203

辛卡米克

sinko1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