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五點,

台北市的街道上,

來往車輛屈指可數,人煙稀少,

唯獨一些身體包著報紙在人行道椅子上熟睡的遊民,

以及穿著汗衫運動褲慢跑的中年人,



非常沒有生氣。

亦或是這時段,大部份的人都還在熟睡的緣故吧。

在街上遊走的人們,也少了那麼點互動。

看似冷清的城市,恰好與早晨冷冷的空氣成了正比。





「哈哈!媽的!你幹的真絕啊!!!」



一道粗獷又宏亮的聲音,劃破了這個寧靜的早晨。

在文林北路的某家早餐店外,

五名身材魁梧的大漢正在享用早餐,

並興奮地高談闊論著昨晚在酒店裡把一名酒客打得半死不活的經過。

「是他自己不長眼,跟我嗆聲?老子管他是不是醉了,嗆我可是要拿命來換的啊!

哈哈哈哈!」

其中一名男子使勁嗓門地說著。



這名男子叫做光爺,

是士林、北投一帶赫赫有名的角頭老大,

為人好色霸道,有二十多項前科,

手下小弟、幹部眾多,

自己公司裡也藏了些專門用來火拼的軍火,

也因為如此,使得他在黑道上的地位日漸攀升。



「光爺,你最近真的是越來越狠啦!不過還是小心點好,我有聽到風聲,

矮子晉那幫人好像要....殺你滅口啊...」

另外一名男子越來越小聲地對著光爺說。



「哼!老子會怕那矮子晉?要殺要刮儘管來!!我什麼場面沒見過!!」



「怕就怕在,他們會顧用『殺手』...光爺你也知道,被『殺手』

當作目標,就等於是進了棺材啦...」



「殺手是有什麼好怕的!!不就跟我們一樣也是拿著噴子的!!到時就來

看看誰的火力猛!兄弟多!」

光爺一邊嚼著燒餅,一邊大聲嚷著。



男子看見光爺如此不畏懼的氣勢,自己內心的恐懼也頓時煙消雲散,

同時也做好了心理準備,隨時與光爺一同大開殺戒。



微笑了一下,

男子用湯匙舀起熱騰騰的豆漿,

低頭吹上許口後,便準備往嘴裡送。

就在湯匙要接觸嘴唇的那一剎那....



「滋!」



突然,數滴紅色液體噴進了豆漿碗裡,

成群的紅點在白色豆漿上顯得特別醒目,

不只是豆漿,男子的臉上也被濺了不少,

男子錯愕的抬頭一看,

映入眼簾的,

是三名瞪大眼,臉色發白的弟兄,

以及

額頭上有著不斷流出鮮紅血液的洞口,兩眼無神直視著,

嘴角微微發抖卻無法言語的光爺,



「碰!」

四名兄弟看著光爺不到一秒,光爺便應聲倒在餐桌上,

褐色的餐桌,瞬間被光爺腦袋裡的血液染紅,

光爺的手下們一時間,驚嚇、憤怒、恐懼交集,

也管不著附近是不是有警察,

手就直接伸進外套暗袋裡掏出手槍,

衝向街道,四處張望、怒吼,

意圖尋找這位「殺人兇手」。



可惜他們動作太慢了。



從錯愕到衝出街道這兩秒,

就足以讓對面大樓樓頂的年輕男子,

離開到不屬於任何人視線範圍的地方,

他一面不疾不徐地走著,一面用雙手拆解他手上的狙擊槍,

放入他背上的NIKE籃球袋中,

這籃球袋十分特殊,打開袋子裡面,左右邊各鑲了3個空心的塑膠半圓,

無論裡面裝了什麼不規則形狀的物體,

任何人從外表看都像是裝了三顆籃球。



這名年輕人下樓後從大樓後門離開,因為他知道那四名小弟正在正門前街道

上瘋狂地尋找殺死光爺的自己,



雖然自己外表不可疑。

雖然要幹起來的話死的一定是那四隻小混混。



但還是別增加不必要的麻煩好,

畢竟,

他並沒有接到『買這四名小囉嘍的命』的單。





「鈴鈴鈴!!!!!」

年輕人口袋裡的手機響起,

順手接了起來。





「喂」

「情況如何?」

「解決了!」

「很好!」

「謝謝!」

「你現在要去上課了嗎?」

「嗯」

「嗯,那先這樣,辛苦你了 龍。」







年輕人掛掉電話,隨後到劍潭捷運站的廁所裡,

換上一套米黃色襯衫,襯衫左邊胸口繡有

「E809115 李孝天」

是台北市某私立高中的制服。



然後便大膽地背著那裝了殺人兇器的籃球袋,

走進今天的第一班捷運,

隨便找個位置坐上,像個孩童般睡去了。

安詳的睡姿,清秀的臉龐,

任誰都想不到他在一小時前才幹掉了一個叱吒風雲的老大。



捷運從劍潭駛往台北方向,

隨著這班捷運的出發,

也替今晨的暗殺事件畫下句點...





【待續】











全站熱搜

sinko1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