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分,

校園裡,學生們紛紛湧向學生餐廳,

頓時間餐廳裡人山人海,

八百坪大的空間充斥著食物的香味及人類的食慾,

也有人在教室裡捧著空腹等待值日生搬運便當歸來,

當然也不免有些靠打籃球或躲在暗處抽煙就能填飽肚子的傢伙。




「呼...吃完了...來睡個覺吧....」

龍將麵包包裝袋及空牛奶罐丟進垃圾桶,

慵懶地回到座位上趴著,

準備開始他長達六十分鐘的午休時間。



不過事情似乎沒有龍想得那麼順利...



「孝天同學!」



聽到「同學」兩字,龍不禁自嘆個悶氣,

抬起頭,看著已經預料到會出現在他眼前的芷涵。



「拿去~給你的。」

芷涵微笑,將剛從福利社買回來的迷你草莓慕斯蛋糕遞到龍手邊。


「這是....?」

龍揉揉充滿睡意的眼睛。


「哈,這是謝禮。」


「謝禮?」


「嗯啊,多虧了你的物理筆記,要不然剛剛的小考我大概也沒辦法拿到那麼高分,

要趁現在趕快吃喔,它不能拿出冰箱太久。」


「啊...沒關係啦...那個小意思啦,蛋糕...妳留著吃吧...」

龍露出些許微笑,將蛋糕拿起打算還給芷涵。



其實龍是想睡得不得了,他可不願意在吃這蛋糕的同時把他剩下的午覺時間也吃了。



「唉唷!這是我的心意呢!」

芷涵蹶起嘴,沒有要收回蛋糕的打算。


「痾...不過我正要睡了呢...」

龍頂著一雙充滿睡意的眼神,不自覺地打了個呵欠。


「睡?拜託!午餐時間才開始十分鐘你就要睡午覺了?你那麼累呀?」

芷涵被龍的舉動嚇著。




龍怎麼可能不累。

五天以來,他利用夜晚及假日調查目標的作息,

早上又要比其他學生提早一小時到學校練球,

為北區高中球賽的來臨做準備,

同時又要專心念書應付今天上午的物理小考,

連個覺都沒好好睡。




「是啊...我還蠻想睡的...」

龍很想直接趴下去睡,不過他有預感一定會被芷涵「叭」起來。


「呵!你不吃下它,我等等讓你連三十分鐘的午休時間都沒辦法睡。」

芷涵賊笑著。


「什麼!!!」

龍張大嘴,

猶豫了一下。


「這女人說的出就一定做得到....」

龍根據自己對芷涵的認識做了這麼一個結論。



沒辦法,只好乖乖的打開蛋糕盒,

用最快的速度解決眼前這個該死的蛋糕。


「哈哈!唉唷~這蛋糕真的很好吃耶!別擺臭臉嘛~」

芷涵拍拍龍的肩牓,微笑。


「嗯..是蠻好吃的,謝謝。」

龍擦擦嘴,勉強擠出了個微笑。


「好啦,你趕快睡個覺吧,這樣晚上比賽才有精神!」

芷涵收拾著龍桌上的空蛋糕盒。


「嗯嗯...」

龍立刻趴在桌上。








「叩!」

龍的頭被芷涵用空蛋糕盒敲了一下。


「怎麼了........?」

被莫名其妙敲了一下的龍抬起頭看著芷涵。


「沒禮貌的傢伙,你沒說『午安』。」

芷涵蹶嘴。


「啊.......午安。」

龍差點被芷涵煩到噴出眼淚。


「哈!午安啦~」

芷涵離開龍的座位,

而龍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開始了屬於他自己的午休。







很快地,

時間到了晚上。





今夜,

是龍等人與他們在北區高中球賽第一戰的對手-恆毅高中的友誼賽,

雙方人馬集中在台北二重疏洪道的籃球場上,

磨拳擦掌,續勢待發,

在烏黑的天空及皎潔的月光襯托下,

每個人身上彷彿都散發出一種獸性,

如同狼人般地熱血沸騰。




「嗨!阿諾!」

阿寬熱情地向恆毅籃球隊隊長-阿諾打招呼。

阿諾與阿寬從以前國中就是一對要好的麻吉,

兩人同樣以優秀的籃球實力在國中生涯裡大放異彩,

球技伯仲之間,不分軒輊。



「很久沒來PK一下了喔!等等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阿寬很得意地說著,一邊運球暖身。


「切!搞不好我讓你30分你都不見得贏勒!」

阿諾咧起嘴笑。


「對了!孝天!過來過來!」

阿寬轉過頭向正在舒展筋骨的龍招手,龍停止暖身,

來到阿寬旁邊。


「他就是我常跟你說起的那個學弟,他實力也很強喔!

我看應該不用我出馬,他就把你幹掉了吧!哈哈哈!」

阿寬搭著龍的肩膀,說得很開心。


「唷!你就是孝天唷!你好你好!等等讓我好好見識你的實力呀!」

「嗯,呵呵。」

龍笑笑回應。


而此時龍的眼睛正在打量著對方所有人,

從他們的身高,肌肉,以及暖身時不經意展現的柔軟度、靈活度,

來初步判斷他們的實力,

就如同要擊殺目標前先調查目標所有一切一樣,

真是職業病。



不過,

龍特別注意到了一個人,

注意他,

不是因為他看起來很有實力,

而是因為,




他看起來非常陰沉。




所有人都興奮地在這球場上交談,暖身,切磋球技,

唯獨他是如同自閉兒般地坐在旁邊的草地上,

面無表情,用那冷漠的眼神看著大家。

要不是他跟阿諾他們穿一樣的籃球服,

龍壓根兒絕不會想到他也是來打球的。



「好啦!大家集合!」

阿諾與阿寬結束他們的賽前暖身,擊掌大聲呼喊,

所有人也立刻停止手邊的事,

迅速往球場中央集合,

草地上的陰沉男子也起身朝球場移動,

龍偷偷瞄了他一眼。



他的身高約一百七十公分,

身材微瘦,

留個小平頭,

手臂上隱約可看見一些傷疤,

兩邊嘴角連成一條極為筆直的直線,沒有半點笑容,

而蒼白的臉色在燈光照映下更顯得沒有生氣。



「好!現在雙方各派一人跳球,芷涵,妳來幫忙發球。」

阿寬看著籃球架旁的芷涵。


「好!我來了!」

芷涵跑向球場中央。


芷涵今晚的打扮,

是一件粉紅色球衣,搭著紫色連帽外套,

下半身穿著熱褲,頭髮綁著馬尾,

看起來十分可愛有朝氣,

令對方許多球員不斷偷偷注意著芷涵,

使得她成了這場友誼賽最受注目的主角。



「雙方準備!」

芷涵右手托著球彎下身子,左手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口哨。


「孝天!給你跳!」

阿寬拍了龍的背一下,龍向前就定位。


「家智!你跳!」

阿諾轉過頭喊著。



此時,一名男子慢慢走向龍面前,

做好跳球預備姿勢。



是那個陰沉的傢伙。



他用冷冷的眼神盯著龍不放,

似乎在訴說「我一定會贏得這一球!」



「嗶!」

芷涵吹哨!

龍與家智同時跳起!





球被擊到阿寬手上-------龍贏了。




在龍落地時同時也注意到了家智,

正用一種不削的眼神看著自己,

那種眼神像是在說「操!我怎麼會輸給你這東西!」



不是龍很會看出他人內心,

而是家智很容易將他的情緒寫在臉上。



「唰!」

阿寬在三分線外擲出球,

球沒接觸球框直接劃過球網,

那種乾淨俐落的聲音任誰聽了都會覺得舒暢。



「歹勢啦!不小心先拿了三分!」

阿寬說。


「沒差!先讓你!等等討回!」

阿諾回應。






於是,接下來長達一小時的球賽中,

所有球員使盡渾身解數,互不相讓,

橘紅色的籃球在大家你來我往的激烈攻防戰中,

像是活了過來。


芷涵等人在球場旁賣力加油,

就連路過的民眾及在旁邊球場練球的學生也佇在一旁,

看著這場精彩萬分的比賽,

所有人的情緒都隨著籃球進網、出界、被抄截而產生高幅度的起伏。


在比賽過程中,

家智不斷守著龍,盯得死死,

不過家智實力雖然不弱,

但依然不是龍的對手,

龍總是有辦法在他那幾乎快要犯規的激烈防守下脫身,

每脫身一次,

家智的臉就變得更臭,

或許這也是好事,

擺著臭臉,至少人看起來會比較有生氣。





最後,這場精彩絕倫的球賽在七十幾對專注的眼睛下,

以八十九比八十一的比數落幕了。


「好啊!讚!」


「超棒的比賽啦!」


「幹!我看到手心猛冒汗!」


落幕同時,所有觀眾對這場激戰讚不絕口,

無一不拍手叫好。





「YA!贏了!」

芷涵開心地笑著,跑進球場裡與龍等人一同歡呼。


「恭喜你們贏了!好開心喔!哈哈哈!」


「妳在說什麼東西!我們本來就會贏呀!」

滿身大汗的小胖臭屁了起來。


「切!還不是靠我在旁邊替你們加油!」

芷涵對著小胖做鬼臉,

然後轉頭將手上的毛巾掛在龍的脖子上。


「辛苦囉!拿去擦擦汗吧!」

「啊...謝謝。」

龍示意地點了頭。





籃球架旁,阿寬拿了瓶寶礦力水得丟給阿諾,

「哈..哈...歹勢!這次我贏啦!」

阿寬不停喘氣,笑著說。


「哈..沒差...等正式比賽我一定會贏回來!」

阿諾旋開飲料瓶蓋,稍微喝了幾口,然後繼續喘氣擦汗,

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不止阿諾,在場所有球員都一樣。



因為這是一場很棒的球賽,

所有人都打得很盡興,

輸贏勝敗早已被大家拋至腦後。



除了家智以外,



他百般不甘心地看著龍,不發一語,

被人這樣瞪著,

敏銳的龍當然有注意到,

而且,

龍還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在球賽進行時,

只要一遇到空檔或休息時間,

家智便會趁機偷偷瞄芷涵幾眼,

嚴重的時候還會看到忘我,

殊不知隊友們正拼命回防,

直到被阿諾吼了之後才回過神。




「這女孩長得真可愛....」

家智的表情又讓龍看出了他的內心。





十分鐘後,雙方漸漸散去,

而阿寬則開著他老爸的箱型車,

分別送龍、芷涵、小胖等人回家。



「好了,我這邊下車就行了。」

龍在淡水捷運站對面的麥當勞下了車。


「喂!孝天!」

阿寬突然叫住龍。


「上次不是說好,你們考完試後,你要招待我們來淡水玩,

我看就這禮拜日吧!如何?」


「對啊對啊!靠妖我都快忘了這件事!」

小胖大聲附和著。


「哈哈!太棒了!大家一起來淡水玩耶!孝天,就這麼說定了!」

龍都還來不及開口,

芷涵就斬釘截鐵地替龍「說定了」。


「唉呀!不是叫『孝天同學』囉?芷涵弟弟~」

小胖竊笑。


「你很煩耶!胖子!」

芷涵搥了小胖肚子一拳,令小胖一陣哀嚎。


「好..啊。」

芷涵在,龍也休想拒絕。


「OK!當天要好好招待我們喔!那先降!明天見囉,掰!」

阿寬等人向龍揮手道別。


「掰。」

龍看著阿寬等人離去。


「招待他們呀....」

這問題可苦惱了龍,

因為不曾結伴出遊的他,

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排這行程,

看來,

這幾天龍又無法好好補眠了。












隔天,放學後,

芷涵與她的好友雅琪一同走出校門,

手上拿著一台相機,

瀏覽昨晚精彩的球賽照片。



「妳看妳看,這張抄球的照片很帥吧!」

芷涵向雅琪炫耀著。


「哇!好酷喔!可惜我昨天要補習不能去看...」


「哈哈!別那麼沮喪嘛!我不是拍了照片讓妳看了嗎!」


「喂!對方...有沒有帥氣的男生啊?還是有沒有人向妳示好啊?」

雅琪笑。


「沒...吧,怎麼了嗎?」


「別騙了啦!妳長得這麼正點!難道昨天都沒人跟妳要要電話或MSN之類的嗎?」

雅琪瞇起眼睛看著芷涵。


「唉唷~真的沒有啦。」

就在芷涵正要開口這麼說時...

一名男子突然擋在芷涵與雅琪面前...



是家智,

他露出了一個跟他陰沉外貌很不搭的微笑,

對著芷涵說:

「不好意思...我..很想認識妳...可以跟妳要個電話...我們做個朋友好嗎...?」




【待續】

全站熱搜

sinko1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