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壹週刊。」

龍回到C7桌,將壹週刊遞到阿寬面前,

然後翻開手上的「第二本書」,神情自若地瀏覽著。



「孝天同學,你在看什麼書啊?」

芷涵手上拿著咖啡廳的目錄,眼睛卻好奇看著龍手上的書。



「喔,這是攝影的書,裡面有蠻多專家的攝影作品。」

龍略帶微笑看了芷涵一眼。


『攝影世界-第62期』

是龍手上的「第二本書」的書名。


有點破舊泛黃的封面,再加上過時的排版設計,

感覺活像是十幾年前的出版品,

除了攝影愛好者,大概也不會有人想花時間去研究這本「古董」吧。





「哇!孝天同學,你喜歡攝影喔??」

芷涵眼睛亮了一下。



「是啊,我自己也買了台單眼相機,閒的時候,就外出逛逛,照些好作品。」

龍談起自己的興趣,不免在對話的口吻中,加了點興奮。



「那孝天同學!!下次你就幫我拍幾張照片吧~要拍得很美喔!」

芷涵拍著龍的肩膀,像個孩子似開心笑著。



「厚!很愛漂亮喔妳!而且妳叫他就叫孝天就好啦,幹嘛後面還加個『同學』!」

小胖在一旁冷冷說道,臉上還擠出很機車的表情。



「要你管喔!」

芷涵拿起目錄,作勢要打小胖。





就在其他人開心的嘻鬧時,

龍緩慢地翻著攝影世界,

看著裡頭的攝影作品,

有鄉村風光,有夜晚美景,也有人體特寫,

翻著翻著,

瀏覽到了第23頁,

這頁的作品,是一張城市寫真,

拍攝時間是在黃昏,

暖暖的暗黃色陽光,慵懶地照著畫面中每一棟大樓,每一個街道,

配合著低彩度的藍色天空,

帶出了些許憂鬱與惆悵。







不過龍的眼神似乎沒有在欣賞這張作品。



他專注看著圖片右下,一位不曉得自己已經入鏡成為該作品男主角,

提著灰色GUCCI公事包,講著手機,

西裝筆挺的男人。





龍又翻了幾頁,翻到了書裡夾帶的訂購單。





『戶名:陳啟越

訂購專線:0919484231

聯絡地址:106 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214號5樓-博影出版社』





龍瞄了幾眼,便將書闔上,同時也注意到了書本背後的出版日期。



『民國82年9月22日出版』










「喂!孝天,換你點了,就剩你還沒點。」

阿寬將目錄推到龍的眼前,龍隨即從書本裡回神過來。

看了看目錄,點了杯冰涼水果茶。





「對了,孝天同學,下禮拜要考物理小考,你開始準備了嗎?」

芷涵微微鎖著眉頭。



「差不多明天就開始準備吧。」



「你要怎麼準備呀?看課本?參考書?」

芷涵一邊問,一邊拿了龍手邊的攝影世界,隨意亂翻。



「我都是看上課筆記,再配合課本。」



龍上課非常認真,不管在多麼疲勞的狀態下,

他都能一字不漏的將黑板上所有一切拷貝到自己筆記本上。



「哇!你筆記都有抄嗎??」

芷涵瞪大眼看龍。


「嗯。」



「太好了~那你可以借我筆記嗎?因為我上禮拜那堂沒抄到,拜託~」

芷涵雙手合十面向龍。



「妳一定是上課打瞌睡,嘿嘿嘿嘿!」

小胖奸笑著,隨即被芷涵瞪了一眼。



「嗯,可以啊,不過我今天放在家裡沒帶出來,明天再拿去學校借妳吧。」

龍微笑。



「哇!太好了!謝謝你囉!!」

芷涵的眼睛又因笑容而瞇成一線。



「對囉,孝天你家是住哪裡啊?你好像不是住學校附近厚?」

阿寬看著龍。



「嗯,我住淡水。」



「哇!哇!好遠呢!怎麼這麼遠!!!」

耗子張大嘴巴喊著。



「靠妖啊!耗子你也太誇張了吧...淡水是有多遠...」

小胖兩眼冷冷直視耗子,像是在嘲笑他。



「是喔你住淡水!那這樣好了,等你們考完試,你招待我們去淡水玩吧!順道去參觀你家!」


阿寬摸著下巴,嘴巴笑得很開。



「嗯..好。」

龍遲疑了一下,不過他好像也沒別的選擇,

就如同和大家來到這一樣,

就算拒絕,也會被大家凹到答應為止。



「到時地主要請客喔!」

小胖摸著龍的頭。



「哈哈!對!地主要請客!」

阿寬大笑附和。



「嗯..呵呵..」

龍低著頭苦笑。





爾後,龍等人的飲料送上桌,

五個人待在咖啡廳裡,

配著飲料,談笑風聲。



兩小時過去,五個人拎起厚度不一的書包,

也帶著疲憊與歡愉,

走出這個不夜書城,各自搭車回家了。







龍靜靜地坐在空蕩捷運車箱裡,

運行中的捷運使得龍的身子有些微晃。



龍正想著今夜在咖啡廳那段時光,

讓他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新鮮,

他不禁莞爾。

突然想起國中時期,那段一個人過活的日子,

身邊從來沒有朋友跟同學的關懷、情感,

取而代之的,是最深沉的孤獨,以及好幾次差點送掉性命的「訓練」。



如果,拋開校園同儕的限制,

龍也算是有朋友的,

「那個人」,

龍過去唯一的朋友。







想到這裡,龍突然丟給了自己一個問題,



「如果哪天我接到的目標,是芷涵,是阿寬,是小胖,或是耗子,我會動手嗎?」



這真是個好問題!

一個友誼情感與殺手規範相互衝突的問題!





龍將頭倚在車窗,思考了幾回,



「或許會吧。」



龍給了自己這麼樣的一個答案,

臉上沒有一絲笑容。



沒有辦法,

畢竟,龍是一個「殺手」。





龍闔上眼,頭依然靠在搖晃的車窗,

就這樣任由捷運將他載到名為「淡水」的終點站。













五天後....9月22日,

陽明山一棟豪宅裡,

一個穿著黃色襯衫的男子,正在屋頂的庭院裡,

享受著豐沛的早餐,以及一杯滾燙的熱拿鐵,

這名男子就是石諥華。





他一邊用刀叉剖著餐盤裡的牛肉塊,

一邊不時注意桌上時針與分針分別指向「V」與「IV」的勞力士鑽錶,





過了沒多久,

石拿起桌上的手機,播了通電話,



電話那頭的鈴聲,響了3秒後,

對方接起。



「解決了嗎?」

對方還沒出聲,石就先開口。



「嗯。」



「辛苦了,那先這樣。」



「嗯。」







電話的另一頭,

是背著偽籃球袋,在敦化南路上神情自若的龍,



在距離約五百公尺處,

一名男子靜靜的倒臥在血泊中,與他的灰色GUCCI公事包一起。



現場有幾位目擊者,眼帶驚恐,手忙腳亂地播打110及119,

不過這些舉動已經注定無法挽回那不知去了地獄還是天堂的靈魂。





雙方掛掉電話。



石再度拿起刀叉,將牛肉一塊塊切開,



「唷呼!目標掛了嗎?」

一名與石諥華同樣在豪宅庭院裡,

帶著黑色毛帽,穿著花襯衫及鬆垮牛仔褲,

下巴留片鬍渣的男人大聲吆喝。





石嘴角微微上揚,看著這名男子點了點頭,

隨即繼續享用自己的早餐。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ko1203 的頭像
sinko1203

辛卡米克

sinko1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