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這個叫陳啟越的傢伙也真他媽衰。」

穿著花襯衫的男子在庭院欄杆旁歪著嘴角說道,

手上翻著一本破舊泛黃的書籍---『攝影世界-第62期』。

是長空旗艦咖啡廳的那一本。


「喔?」

石諥華拿著牙籤剔掉牙縫中的肉渣。


「他大概死個千萬遍也不會想到,委託殺他的人是他自己的兒子。」

男子笑著從口袋掏出了一個純金外殼的打火機,

手移到攝影世界下方,點火,

圍繞豪宅的山風助長了火苗,攝影世界馬上被燒成成堆的焦黑紙渣,

第23頁照片中的角色,也如同本尊一樣消失在這個世界。


石諥華將牙籤放在桌上的煙灰缸裡,順手拿了根哈瓦那雪茄,

點火,平靜的抽了起來。


「這衰鬼好像從以前就是個吃軟飯,對家裡拳打腳踢的小白臉,

後來法院判決雙方離婚,委託人的扶養權歸母親,不過這傢伙

似乎還是三番兩次上門騷擾。」

男子將腳踩在攝影世界的屍體上開心笑著,不停左右轉動腳底,

將書本殘渣揉得肢離破碎,細小的碎片不停隨著風飄往更遙遠的山區。



「為什麼我說這傢伙很衰?因為後來啊!委託人的外公過世,

他老媽便繼承了一筆可觀的遺產,委託人心一橫,瞞著他媽偷偷

領了300萬,請我們送他老子上西天!你說!這傢伙是不是衰爆!」

男子背靠欄杆,呵呵大笑。



「你在跟這位委託人面談時,他的表情看起來如何?」

石諥華吐了吐煙。


「啊?」

聽到這問題男子錯愕了一下,他原以為石會附和著他聊同樣話題。


「就沒什麼特別表情...有點恨意吧。」

男子抬頭回想了一下。


「他有猶豫過嗎?」

石諥華身子靠在椅背,又抽了一口。


「沒有,這委託人挺狠的!拜託~殺自己老子耶!他跟我談時居然連眼睛

都沒眨一下!」

男子搖搖頭,苦笑。


石諥華若有所思的看著天空,嘴裡緩緩吐出陣陣白煙。


「這世界的確越來越狠了。人們現在只要有錢,想要殺誰根本就不會有半點遲疑。」

石諥華起身,走向另一邊欄杆,背對著花襯衫男子,大口大口抽著雪茄。


「是啊,這幾年接單的頻率的確越來越高....我看你乾脆再多收幾個殺手好了,

也比較好辦事,不然你旗下的殺手,個個都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生活,總不可能

叫他們天天去調查目標生活作息,然後在執行日賞他子彈。」

男子一付「這是個好提議」的嘴臉。


「不,我暫時還不想再多收,一方面,我現在外表身份是長空董事長,可沒有

閒暇訓練新手。另一方面,訓練別人我不拿手,之前都是由其他人幫我訓練殺手

,可惜,他們都已經不在我身邊了。」

石諥華沒有繼續吞吐白煙,任由雪茄夾在食指與中指間燃燒,

似乎在回憶什麼事。


「長空董事長,哈哈!我都快忘了你這個財大氣粗的身份!我看,任誰都

想不到,你就是黑暗界最出名的殺手經紀人---皇。」

男子看著石諥華,咧起嘴笑。


石諥華沒有回應,銳利的眼神望著遠方的深山。


「好了,我也差不多該走了,我也是有『正常工作』的人啊!哈哈哈!

先這樣啦!皇!」

男子滿面笑容,離開庭院。


石諥華又拿起指上的雪茄,抽了幾口,

「咻」

雪茄便被甩到遠方的天空,驚人的腕力,

隨後,石回到寢室換了件西裝,打理一下頭髮,

與秘書確定今天行程後,搭上白色克萊斯勒轎車,

結束「皇」的身份,

開始了「石諥華」的一天。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ko1203 的頭像
sinko1203

辛卡米克

sinko12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